復活見證影片

母親回家看到Robi躺在地上,趕緊大聲求救,鄰舍都跑來看,卻不知道能做什麼,有人嘗試叫他起來,卻因為觸碰到他的身體也被電到。沒想到,有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過來,竟朝這男孩身上潑水,男孩頓時全身抽搐顫抖,並失去生命跡象。

繼前一篇專訪後,Imission1非常想知道更多關於張博涵宣教士如同保羅下監牢一般的經歷,神在當中做了哪些奇妙事的細節,這篇私密如日記的宣教士心情記事,給大家更多完整細節,第一手內容公開,跟著我們一起翻開宣教士的內心世界。

對於已經在肯亞宣教邁入第七年的張博涵,和海關交手早已成了家常便飯。今年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張博涵卻被暫時關了起來,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...

對於已經在肯亞宣教邁入第七年的張博涵,和海關交手早已成了家常便飯。今年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張博涵卻被暫時關了起來,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...

回到仰光的第三年,陳瀅心宣教士租一棟老舊木屋, 開始了LIVING STONE 活石學生中心,並親赴緬北地區探訪少數民族的家庭,招募14位孩子來到仰光,與其他學生中心不同的是,這裡有各個不同族群,沒有人會把緬族和欽族放在一起,也沒有看到克倫族和景頗族,拉胡族,克耶族在同一處,這裡學生人數不多,但卻集合了好幾個族,她打破規則,因為有一件事很重要,就是《合一》....

《本篇專文預備中,敬請期待》

1988年,緬甸軍政府執政時在仰光大學鎮壓學生運動,當時的大學生陳瀅心親眼目睹軍人開槍射殺學生,心中充滿了恐懼、害怕,也對國家政府徹底失望。她和家人選擇離開那個令他們傷心、難過的土地,雖然那裡是他們生長的地方,也是他們的家,但她的全家從此分散在新加坡、美國和台灣……各地。 陳瀅心在心裡對自己說:「永遠不回來緬甸!」....

《本篇專文預備中,敬請期待》

讀完文章有什麼想法或感動嗎?或是有什麼話想對宣教士說的,都可以留言由 Imission1 轉交喔~
有時候,僅僅一句簡單的鼓勵,對遠方的宣教士們來說,都是非常巨大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