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已經在肯亞宣教邁入第七年的張博涵,和海關交手早已成了家常便飯。今年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張博涵卻被暫時關了起來,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...

對於已經在肯亞宣教邁入第七年的張博涵,和海關交手早已成了家常便飯。今年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張博涵卻被暫時關了起來,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...

bohan round
剛返台進行短短十六天休假,又回到宣教禾場的張博涵,早在十月初和丈夫一起返台,就在肯亞海關就被告知自己被「限制出境」,不知為何,一番折騰下總算順利回台,只是回程勢必會遭受移民局官員再次盤查,讓張博涵心中不免忐忑。

結束訪友、分享見證、台南小旅行等行程,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就出事了,張博涵被暫時關了起來,耗時許久,才知道她被限制出境的原因,是因一個中國會友做生意涉及不法情事,連帶拖累作為牧者的她。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,還邀請她到東非布隆迪佈道,互相安慰鼓勵的經歷令人印象深刻。

即便三不五時就要經歷這樣手機被沒收、行動不自由的未知數,張博涵為著呼召勇闖肯亞,努力為耶穌得靈魂的篇章,還要繼續寫下去,在恩典和奇蹟見證中,讓人看見神的真實。


(Photo Credit : Asia for JESUS)



談國族認同


 「要不斷學習擁有不被冒犯、開放的心。」張博涵對中國人一直有負擔,但是兩岸國族認同的問題上演多年,早已不是理性溝通能解。她說,有一年和奈洛比靈糧堂的會友們到以色列參加住棚節的萬國遊行,期間有一個台灣朋友遞來台灣國旗,沒想到身旁的中國姐妹拿了就往地上丟、並且踩過去,這讓她非常震驚、也非常被冒犯。

也有教會的長老,很認真的禁食三十天,為著台灣總統選舉代禱,希望親中候選人選上,這看在張博涵眼裡,當然很難接受,但是有一次她走進教會,看見這位長老熱切的呼求、禱告,在靈裡被他的真誠感動。

張博涵在服事中國人的過程中,類似的掙扎不斷湧現,也會覺得自己很難再愛得下去,走了很長的心路歷程,她才再次從神得力,知道自己要定睛的是「我們都是神的兒女」。

後來,神讓她嫁了中國人,也更明白為何談到政治認同,對方的想法形塑的背景因素,如同一旁的丈夫黃興旺所說,「我們的教科書,從小就說台灣是中國的領土」,兩岸的愛恨情仇無法一時弭平,但是她選擇回應神的呼召,去使中國人做主的門徒,把福音透過中國人傳回耶路撒冷。


牧養核心發展


 因著中國一帶一路政策,大量的中國人進到肯亞挖路修橋,光是首都就有數十萬人之譜,張博涵在此牧養的族群即為這些中國人。其夫婿黃興旺,早年也是以工程師身份,來到肯亞修道路,花了兩年多時間,開闢奈洛比港口到城區的貨運裝載專用道路,「每天工作十四個小時,最常曾經三個月才休一天。」黃興旺說,由於治安問題,所有中國人都被隔離在營地不能隨意外出,到最後他覺得自己好像工作機器,找不到生命的意義,在人生的谷底,才接觸到信仰,改變人生下半場。

在奈洛比靈糧堂,目前牧養的面向有三大塊,分別是信仰裝備、家庭文化、跨文化事工。

一、信仰裝備

「這裏有很多人信主十幾年,生活和信仰卻是分開的,沒有聖經根基。」張博涵觀察到來肯亞的中國人,為了賺錢,在工作和聚會時間衝突時,時常選擇前者,決定培養他們的真理根基,去年開始了第一屆的遠距生命培訓學院,和台灣課程連線,目前有五位核心同工就讀第二年的課程。

「我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改變,例如落實十一奉獻,在優先次序上,也開始以神為重。」張博涵說。

二、家庭文化

談到家庭文化,張博涵感嘆,西方人看重家庭親子時間,不可能獨留小孩在家,但是華人習慣以物質替代,也會把孩子留在家裡無人照顧。也因此,教會開始教導會友,要重視家庭價值。

「有一個小女孩長期住在我們家,連監護人都是教會在當,她非常孤單。」張博涵說,這個12歲孩子的父親帶著她來肯亞,卻忙於工作,母親身在遙遠的中國,連學校的母姊會,都是張博涵去參加,她因此鼓勵會友要把分隔兩地的家人接來,「家庭要在一起生活!」張博涵也樂於看見,真的有人願意回應真理,讓家庭重返團圓。

三、跨文化事工

兩年前的一場大火,幾乎摧毀了奈洛比的一個貧民窟,就在此時,肯亞政府宗教局的總統秘書、一位自美退休的牧師找上張博涵,希望教會能夠發揮力量,進入社區做心靈重建工作,自此開始了為期一年半的定期訪視,探望長者、弱勢族群,也引入其他宣教士的針灸醫療服務當地。「有一個未信主的華人姐妹,覺得這樣的服事很有意義,也主動參與」,張博涵說。

「這位總統秘書會找上我們很奇妙,他研究本地肯亞基督徒人口流失的原因,發現是因為進入中國人開的公司上班,沒有休假可以上教會。」張博涵說,這位總統秘書希望教會能轉化中國人的思維,就這樣找上專做中國華人事工的奈洛比靈糧堂。

另一個跨文化事工的開啟,來自一位主日默默坐在後排聚會的會友,有一天,張博涵得知他是肯亞某一個國家公園度假村的老闆,裡面的員工只有少數華人、其餘都是馬賽人,由於他深受基督信仰感動,主動邀請張博涵到當地開設崇拜,服事少數民族馬賽人的機會、由此而生。

讀完文章有什麼想法或感動嗎?或是有什麼話想對宣教士說的,都可以留言由 Imission1 轉交喔~
有時候,僅僅一句簡單的鼓勵,對遠方的宣教士們來說,都是非常巨大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