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名字我一直記著,她叫娜蒂芙,在她的家裡,我們不能為她禱告、不能敬拜,只能祝福,(一旁的老師也不太願意幫我們翻成Swahili語,只不斷提醒我們鄰居都聽得到,社區都知道我們在這裡。)她是穆斯林,她的表情有些緊張,但仍然笑著詢問有什麼可以煮給我們吃,她聽著我們的神想如何祝福她,她笑而不答。
文/牟牟(肯亞Superteam隊員)

讀完文章有什麼想法或感動嗎?或是有什麼話想對宣教士說的,都可以留言由 Imission1 轉交喔~
有時候,僅僅一句簡單的鼓勵,對遠方的宣教士們來說,都是非常巨大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