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名字我一直記著,她叫娜蒂芙,在她的家裡,我們不能為她禱告、不能敬拜,只能祝福,(一旁的老師也不太願意幫我們翻成Swahili語,只不斷提醒我們鄰居都聽得到,社區都知道我們在這裡。)她是穆斯林,她的表情有些緊張,但仍然笑著詢問有什麼可以煮給我們吃,她聽著我們的神想如何祝福她,她笑而不答。
文/牟牟(肯亞Superteam隊員)

繼前一篇專訪後,Imission1非常想知道更多關於張博涵宣教士如同保羅下監牢一般的經歷,神在當中做了哪些奇妙事的細節,這篇私密如日記的宣教士心情記事,給大家更多完整細節,第一手內容公開,跟著我們一起翻開宣教士的內心世界。

對於已經在肯亞宣教邁入第七年的張博涵,和海關交手早已成了家常便飯。今年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張博涵卻被暫時關了起來,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...

對於已經在肯亞宣教邁入第七年的張博涵,和海關交手早已成了家常便飯。今年10月16日飛回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,張博涵卻被暫時關了起來,不過意外的經歷了彷彿使徒保羅在獄中的故事,她和一群素昧平生的獄友一起在裡面唱歌、大家感動到痛哭流涕...

讀完文章有什麼想法或感動嗎?或是有什麼話想對宣教士說的,都可以留言由 Imission1 轉交喔~
有時候,僅僅一句簡單的鼓勵,對遠方的宣教士們來說,都是非常巨大的支持!